”赵女士的姐姐也携婆婆公公在广州过年

2018-08-05 15:42

  年三十全家九口人逛长隆

  2月11日,田田爸早晨9点出门,晚6点半飞抵广州。田田赶到机场迎接第一次来广州过年的爸爸。“爸爸之前来过广州,觉得广州气候好,城市风景也很好,玩的吃的多,特别喜欢广州。”妈妈因要照顾家中生意和四只狗狗,留在新疆家中过年。

  赵女士盘算了一番,湖南老家天气寒冷,孩子去年回老家,因天气寒冷、水土不服导致感冒、拉肚子。每年回家,一家人开车要开上七八个小时才能到湖南,春节期间堵车更是麻烦,有时不得不选择晚上出发。赵女士和老公父母两家距离50公里,过年期间,为了在两方亲戚家拜年,不算来回广州,在家就要开上近五百公里,“带着孩子,实在很辛苦”。而相比之下,广州天气暖和,一家人可以省去奔波之苦,能腾出更多时间休闲,“尝试一年也未尝不可。”

  但赵女士的父亲还是时常看着微信群里,关注着老家亲戚互相拜年走动的情况,“相比之下,他们还是会觉得,老家过年更有气氛、更好玩。”赵女士说,因为亲戚都在老家,明年依然会选择回湖南过年,但偶尔在广州过一次,“挺不错的。”

  “想过个不同的年吧。”杨先生老家在河南,父母随他在广州过年,也是第三次了。今年不一样的是,妹妹妹夫也带着孩子一起过来,一家九口人,同在广州过年。

  年二十九,天气很好,俩人去二沙岛转悠,又从二沙岛骑共享单车直抵海心沙。这里广州园林博览会正开放。田田爸感慨“广州过年,花城看花,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说起他们过来的方式就好玩了。”陈先生笑着说,听到父母告诉他滴滴拼车过来的那刻,他自己都被惊呆了。“他们以前来广州玩时,会用滴滴打车,后来就知道还可以拼车。”他坦言自己都难以置信。陈先生说,事实上双亲的平均年龄都已经75岁以上了。“我父母说,滴滴拼车可以从家里接上他们然后送到我家,现在这种信息工具的便利性,真的让回家团圆也更加方便了。”

  采写:南都记者 阳广霞 田海燕 贺蓓

  首次在穗过年 逛花市外出吃年饭

  讲述人:田田

  到穗第二日,田田先带爸爸去越秀老城区逛榨粉街的年味一条街,中午便去满足他的煲仔饭“心愿”。

  自孩子出生,赵女士的母亲就在帮着照看孩子,距离过年还剩几天,父亲也坐车赶了过来。年前,一家人购买了年货,去逛了花市。年夜饭,也首次试着去饭店吃,“加孩子五个人,点了七道菜,凑齐吉利数字,父母觉得轻松,也好吃。”赵女士的姐姐也携婆婆公公在广州过年,大家互相串门,打牌玩耍,不至于太冷清。

  讲述人:赵女士

  统筹:刘兰兰 阳广霞

  年底,杨先生的父母来广州照看两个孩子,就顺道留在广州过年了。农历12月26日,妹妹妹夫也从河南坐火车过来,“从郑州过来,反方向买票,错开高峰,票都好买”。年前,一家人一起去增城泡了温泉。大年三十,杨先生又带着一家人去了珠海长隆,“没想到人挺多,但三个孩子玩得很开心。”当天,一行人又返回广州吃年夜饭。正月初二是杨先生父亲的生日,他也打算,大家在广州一起为父亲庆祝。妹妹妹夫初五就会离开,这期间,他也想带着一家人在广州市内走走玩玩。

  初一早晨,田田爸去楼下遛狗,保安见了热情地招呼“新年快乐”。田田爸说,广州人民都好热情。

  从机场到家的路上,田田爸开始念叨煲仔饭。之前在电视上见过的广州煲仔饭让他馋得不行。的士司机是本地老广,热情地给他们推荐了万福路一家老字号。

  从新疆阿克苏市到广州,4200公里。

  讲述人:陈先生

  新广州人带父亲骑共享单车看花

  陈先生的老家在距离广州400公里以外的梅州梅县。以往几年都是回家过年或着过完年后再回家和父母团聚。“今年我们刚搬了新家,广东的习俗是搬新家第一年要在新家过年嘛,就想着把父母接过来过年。”陈先生说,主要是想过年热热闹闹的。“父母大概在10日左右过来,本来梅州也不算远。”往年父母过来广州都是坐火车或者汽车,但是春运人潮拥挤,不仅票难买,而且人又多,着实是令人头疼的问题。

  二孩时代下,留在温暖的花城过年成了部分人的新选择。买新房后首年在广州过年、逆向出行避免抢票难、体验花城春节,他们的故事虽有不同,但都品出了新的年味儿,二中二八尾拖九尾有几组

  作为年轻的新广州人,2017年年初田田新买了一套二室一厅,年中入住。虽还单身,也算已在广州安家。“我是独身女,以后爸爸妈妈都要来广州定居。”

  赵女士还是首次选择在广州过年。虽然在广州工作已有六七年,但以往每年,她都是回老家湖南过年。孩子出生后,也带着孩子一起回了两次老家。但2018年前一两个月,她的父母和她一家三口,却一致地决定:今年在广州过。

  又是一年春节时。春运的人潮涌动,载着人们的乡愁,回到故土。但有一波老人,却逆向迁徙,不再等待子女归巢,而是来到了子女所在的城市度过春节。他们有的拼着滴滴从老家而来,有的把一家人子都带了过来。他们逛花市、游长隆,有人骑共享单车看博览会,还有人外出吃年夜饭。

  因为离家太远,有几年春节,田田均在广州度过。在她看来,越来越多的城市化、世俗化,这几年春节年味有些淡了,而相比其他很多城市,广州的迎春花市,花灯庙会等春节习俗算是保存得非常好了。“广东的年味要好很多。”

  杨先生说,在老家,过年颇为热闹,气氛好,但消遣方式多为喝酒、打牌,生活也不太规律。虽然跟父母都在一起,但因为要招待亲朋、出门会友,真正跟父母呆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少。而在广州过年,虽然气氛稍弱,但免去了因两个孩子还小、拖家带口折腾的麻烦,天气也更为暖和,一家人聊天的机会更多,“一家人一起出去旅旅游,体验一下别样的感觉,更加温暖。”

  75岁父母滴滴拼车从老家来过年

  讲述人:杨先生

  在田田看来,春节除了意味团聚,还是一年中难得的休息与放松时刻。年初四她将和闺蜜前往日本旅游。

  “我们计划年后去周边的地方比如增城、从化、南昆山等逛逛。”他说,而除夕,首先是最隆重的年夜饭,饭后则会陪父母看春晚。“以前年夜饭都是在外面吃,方便嘛,但是今年想热闹一下,准备自己家里做。”他告诉记者,除夕夜家里不仅有父母还有岳父岳母一大家一起过,而年夜饭就是大拼盘,糅合了湘菜粤菜甚至中西餐。“我会做点西餐、牛排之类,岳父岳母会做点湖南菜,我爸爸就是客家的煎酿三宝。每个人都会露两手。”陈先生还笑着说,由于妈妈是印尼华侨,总会做一些印尼的特色菜,但在他们看来却是奇奇怪怪的东西。“例如把豆芽、青瓜烫一下,放在盘子里,然后蘸点印尼花生酱吃。”他说,其实并不是印尼春节的食品,而是只有在春节家人才会难得的团圆。“我妈妈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纪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