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连日在广州走访发现

2018-07-09 08:57

  共享单车去向之单车回收篇

  昨日,共享单车行业前三的哈罗单车宣布,对成都、合肥、青岛等十个城市启动信用免押金骑行。 (刘幸)

  律师:清理费用应由共享单车平台承担

  共享单车回收难致“垃圾成山”

  单车维修成本

  又讯:哈罗单车再开十城“免押”

  去年8月24日,广州向共享单车企业发出“禁投令”,并声明若发现新投放共享单车立即予以现场封存处理。同时,广州市交通部门提出企业务必将重心集中于提升运维管理服务水平,重点加大人员和管理投入,提升车辆的规整、调度运转、故障残旧车辆回收等线下服务水平。

  倪明、刘幸

  偷偷投放单车

 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连日在广州走访发现,城中不少角落有废车堆叠如山,二中二3尾拖8尾多少组,好不容易被清理后,又在短时间再次聚集重回原样,成为附近居民一大烦恼。其中,在海珠区江贝村东海里十一巷,十几辆各种品牌的共享单车被杂乱堆叠在那里,记者尝试扫码解锁,一辆ofo直接反馈“扫描失败,请重试”,有一辆摩拜还能开锁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倪明

  被“遗弃”的单车谁来买单清理?

  但是,去年11月中旬,记者接到街坊投诉称,在天河区粤垦路一带一夜之间多出200余辆摩拜单车,虽然其外观几乎全新,但每辆车的头尾等部位却有十分雷同的黄泥污迹,怀疑是企业将新车“做旧”后违规投放。此后不久,ofo也遭到投诉,称其在客村地铁站附近投放了一批疑似新车。

  仍有企业

  目前,摩拜与ofo是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两家企业,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就单车毁坏比例、维修数量、维修点布局等问题分别向摩拜单车和ofo单车了解情况,两家公司均表示不对外公布。而关于企业如何发现破损单车以及如何回收等, 截至发稿未得到ofo回复。

  11月17日广州市交委、城管委、公安局交警支队和各区政府再次联合约谈摩拜、ofo、小鸣、优拜四家共享单车企业,并对摩拜和ofo两企业点名通报和严厉批评。

  如果废弃单车由共享单车企业搬运维修,每搬运一辆车约需支付9.6元,维修一辆车需支付的人力成本大约在3.3元~6.7元之间,罚款50元~100元,综上,3万辆违规车需要配备的运维人员对一次性的成本支出将近200 万元,一辆单车的维修成本约67元,而取回之后,75万元每月的人力成本仍是持续性的成本。据媒体对杭州公共自行车的分析报道,平摊到杭州市八万多辆公共自行车上,每辆自行车的运维成本约为1000元,这甚至高于一辆新车的成本。

  取回这些车辆对单车公司来说,意味着一笔怎样的花费?

  贵过新车

  2017年共享单车预计投放总量或接近2000万辆。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,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。如今,成堆的报废单车在城中角落堆积成山,而为了保证市场占有率,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又在“禁投令”下偷偷继续投放,再次加剧了恶性循环。沦为垃圾的共享单车,谁来买单清理?

  广州市民李女士则提出质疑:“如果有定位追踪和回收,为什么这么多车放了半个月都没人来拉走?满大街堆成垃圾堆的破单车谁去清理?”对此,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亮认为,当这些“被遗弃”的共享单车有损城市文明形象时,城管部门作为执法者应当及时清理这部分单车。至于清理费用,应当由原股东或者并购相关平台的企业承担。对于无人认领的共享单车,本质上仍属于相关企业资产,城管部门可在依法清理扣押后发出认领公告,同时申请法院认定为无主物。如依法认定为无主物的,城管部门可以在变卖款优先清偿清理费用后,将剩余款项收归国有。